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游说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六章 游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主意已定,六分当即给一众兄弟打电话征询意见,和我意料中一样,没有一个人反对。毕竟,**这种事虽然有风险,但回报却是相当惊人,大家尝到了甜头,哪肯错失这捞钱的大好机会。

鉴于田甜和夏姐经常出入我家,**设备存放在床下容易被发现,于是当天我便叫龙少用车把几个箱子全部转运到了六分和雷管的租住地。

康复后上班的第一天,我去夏姐办公室销假时,夏姐叮嘱说:“这段时间上面在考察你,在公司里注意一下言行。”

我正埋头补填病假条,夏姐的话让我一下紧张起来,莫非是我开黑网吧或者搞**的事被人告到了公司?慌忙抬头问夏姐:“调查我干嘛?”

夏姐讶然看着我说:“高层准备提拔你这个有志青年啊,你还不满意啊?听清楚点,是考察,不是调查。”

我这两天一直在思考扩充网吧VIP包房和如何开展**业务这些见不得光之事,刚才咋一听夏姐说“上面”在调查我,马上神经兮兮地联想到是不是这些事被人捅到了公司,所以我的反应才这么强烈。现在经夏姐一解释,我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只好尴尬的冲夏姐笑了笑,装憨道:“我还以为是我们的事被公司知道了呢,吓我一跳。”

话一出口,夏姐扑哧一下也笑了起来,旋即又板着面孔小声埋怨我:“别在办公室说这些事儿,正经点。”

“偏要说,咬我?”我故意提高音量,用挑衅的眼神望着夏姐。我并非真想惹夏姐生气,生活压力大啊,偶尔和美女斗斗嘴也蛮有意思的。

“你……”夏姐一时语塞,用一双“虎目”瞪了我足有半分钟时间才恶狠狠地说道:“鉴于方休同志无故旷工三天,按照公司相关规定,先扣除当月所有奖金,报请公司领导作进一步处理。”

现在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狠,请病假三天就要扣一个月奖金,还要不要人活了?我快速看了一眼办公室大门,确定没人后才压低声音说道:“我不是旷工,是病假。你这是打击报复。”

夏姐趁我不备,一把抓起放在桌子上请假薄,得意的对我扬了扬:“报复你又怎么样?有本事把请假条拿出来嘛,即使你写了我也不会签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因为是在公司,我也不好和她计较,只得郁闷地败下阵来。

夏姐见我服软,这才浅笑着安慰我:“中午到我家吃饭吧,一会儿下班我去买点菜。” 先用一块板砖砸昏我,再喂我一颗糖果,夏姐还真会“收买”人心。

由于我中午要找黄胖子商量一些事,怕给耽搁了,于是对夏姐说道:“中午我有点事要办,要不晚上到你那里吃大户怎么样?”

“随便你,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

补完请假手续,从夏姐办公室出来后,我给田甜发了一个短信,告诉她我今天比较忙,没时间陪她。

田甜倒也没说什么,只回复短信叫我注意休息。

临近十一点钟的时候,我没给黄胖子打电话便径直打的士去了他的公司。残剑在这里混得很不错,对秘书妹妹讲明我是黄本元的朋友后,便一路说笑着带我来到黄本元的新办公室。据残剑介绍,黄本元最近花一万元钱请了一个风水先生指点,把办公室搬到了公司顶楼。目前顶楼就只有一间办公室和一间会议室。

“我先下去看NBA转播,一会儿你办完事来找我。”残剑这家伙对我挤眉弄眼的笑了笑,丢下我就飞速闪人。

我试着推门进去,才发现黄胖子的办公室大门是反锁了的。敲了两下大门,里面没有人答应。残剑说黄胖子在办公室,这小子该不会是在消遣洒家吧?我掉头走到电梯门口,犹豫了一下,摸出手机给黄胖子打了一个电话,铃声响了好一阵才被接通。

“老黄,你在哪里?”

电话那端传来的老黄的声音很怪异,听起来就象感冒了一般:“方兄弟啊,我…..我在公司忙,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在办公室?”我返身又走向黄胖子的办公室走去。

“是啊……你找我有……什么急事?”黄胖子说话急促,似乎病的不轻。

这时我已经再次走到他的办公室门口,一听他这话,马上重重地敲了几下门,笑道:“故意躲起来不见我唆。”

“啊?”电话那头传来黄胖子的惊呼,随即电话被挂断。我猜想黄胖子可能是在办公室里间打盹的时候睡着了,所以刚才没听到敲门声。我也没往别的方向想,摸出一支烟来点上,靠在墙上等这老小子出来开门。

左等右等,一支烟堪堪抽完,办公室门开了,走出一个人来,狂晕,居然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

那女人埋着头匆匆从我旁边走过,留下一抹淡淡地香水味儿。我一愣神之间竟没看清楚她的长相如何,不过背影看起来很不错,腰细P股圆,走起路来P股一扭一扭的。

靠,刚才我还以为黄胖子是打盹去了,没听见敲门,现在想来,那家伙在接电话的时候肯定正在“冲锋陷阵”,所以说话声才会显得很压抑、急促。

扔掉烟头,一进黄胖子办公室就看见这老小子正端坐在老板椅上喝茶。“再怎么伪装,实质还是一个**。”我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脸上却“自然”地挂着微笑同黄胖子招呼:“黄总在忙工作啊?”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恶心,虽说这句话是出于“斗争”形势的需要,可也太虚伪了点。

黄胖子从座椅上一弹而起,迎了上来:“啊哈,方老弟你可是稀客啊。老哥我这些天太忙,也没顾得上和你联系,不要见怪。”

说这话的时候,黄胖子脸色自如,完全看不到一丝尴尬。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换作是我被别人撞破好事,老早就红到脖子根了。“活到老,学到老”,此话一点不假,俺今天又长了几分见识。呵呵,即使你在别人眼里是烂到骨子里的垃圾,也得先把自己的牌坊树起来。

和黄胖子握手很不爽,他的手心有点润。我有点怀疑这家伙刚才忙着打扫战场,却没顾得上擦拭自己的手心。不会是某种分泌物吧?一念之下,我把黄胖子全家女人都问候了一遍。趁他转身之机,我用右手在自己裤子上使劲擦拭了两把,晦气啊!

黄胖子招呼我在其对面落座,随后打电话叫来女秘书,给我泡了一杯茶。

“方兄弟,听说前几天你碰上了麻烦?有啥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黄胖子呷了一口茶,大刺刺地望着我说道。

残剑、不死他们在黄胖子的公司当保安,不死请假要经过黄胖子点头,黄胖子什么样的人?都快老成精了,相信用不了几句话就可以套出不死请假的真正缘由。或许,不死自己也没保密意识,在请假时自己说了出来也未可知,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黄胖子知道平安夜的事。当下我笑了笑,自信满满地说:“一点小意外,差点阴沟里翻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事态发展好歹还在我的掌控之中。”

黄胖子也笑着说道:“哦,那就好。我正准备下午给你打电话呢。”这丫还不是一般的虚伪,真要是关心老子,哪会等到今天?势力之交,果然不能经远!

黄胖子的话让我很不爽,决定小小地反击一下,否则还真被这头老狐狸看扁了。“我的身子骨可不象你老人家这么棒,种了‘自留地’,还有精力‘承包责任田’,说起来都很丢脸,我在家足足是躺了三天。”

黄胖子脸色微微一变,嘿嘿干笑了两声。他是老狐狸,没理由听不出我是在影射方才他背着老婆和别的女人乱搞的事。

“听说对方全进了医院,警方查的很紧?”黄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奸巨滑、贪财好色、胆小怕事,这十二个字可以高度概括黄胖子的为人。不就是把人打进医院了么,又不是捅了天的事儿。见他追问,于是我顺着他的话答道:“是在查啊,不过我照样活得自在。”我之所以故意用不在乎的语气说话,就是想误导黄胖子的思维,让他误以为我不单有黑道背景,而且还有警察叔叔罩着。

这个么,不能怪我卑鄙,而是现今这世道就流行这个,没一点“背景”,黄胖子会鸟我?

果然黄胖子在听了我的话后,“哦”了一声后就不再吭声,看神情似乎在回味我方才说的话。此时不提来意,更待何时?“不提这些小虾小蟹了,老黄,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忙介绍一点特殊的客户。”

“特殊客户?”黄胖子满脸狐疑之色。

我顺手拿起黄胖子放在办公桌上的“中华”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上,吞云吐舞了一番后才徐徐说道:“**设备是现成的,这些资源不利用岂不是很浪费。”

“啊?”黄胖子吃惊地看着我,很显然,我说的这句话让他非常意外。或许,在他看来,薛家父子失势,工程顺利拿到手后,**事件已经圆满地划上了句号。如今我旧事重提,焉能不让他吃惊?

我盯着他看了一眼,自顾抽起烟来。说句老实话,游说黄胖子给我介绍客户,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毕竟在这事儿上黄胖子捞不到什么好处,更何况前不久才闹出**事件,黄胖子帮我介绍客户的话,等于是向别人宣布上次的**事件是他弄出来的。我只是在赌,赌黄胖子舍不得丢弃目前和我们良好的“战略伙伴”关系。

黄胖子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你有什么办法不让别人怀疑薛家父子那事儿不是我干的?”

问题来了,黄胖子果然问到了点子上。好在我在来之前就把这些问题考虑的比较周详,所以也不怕黄胖子提及。“很简单,不需要你出面,你只需给我们提供一个大名单就行。”

“不需要我出面?”黄胖子再次露出狐疑的神色。靠,这家伙还真是小心谨慎。

“对,不需要你出面。老黄你长期在商场里打滚,多少知道里面一些恩怨,你只需要把你朋友里面那些需要‘帮助’的有钱人的名字提供给我们就成,最好是那种嘴巴很紧的。剩下的事,由我们来做。当然,我们不会和你发生任何关系。”

我一口气把自己的考虑倒豆子般说了出来,静听黄胖子表态。我说的这个方案是经过无数次考虑,和六分在电话里反复讨论了几次才形成的。要想让黄胖子帮我们,首要条件肯定是不能牵扯到他的既得利益,否则一切都免谈。

黄胖子这一次,考虑的时间更久。我也不催他,反正我想好的方案不止一种,只不过我方才所说的是眼下最佳的而已。

“计划听起来不错,可是你们即使拿到名单后又能怎么样?我不可能出面当介绍人。”黄胖子再次发问。

听他这么一问,我顿感有戏!我哈哈一笑:“匿名信会充当介绍人。为了不招人怀疑,老黄你也会收到一封同样内容的匿名信。我们以后不开展上次那样敏感的业务,只针对夫妻是否和睦、下属是否忠诚等问题做事,而且委托人必须是你认为可靠的才行。当然,你是一个例外,有什么特殊需要,我们几弟兄随叫随到。”要想让黄胖子用心帮我们,还得给他一点儿甜头尝尝。

黄胖子一听,长舒了一口气,严肃的脸色也缓和起来。

我趁热打铁,继续游说道:“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一是一,二是二,万一出了意外绝对不会牵扯到你。再说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你和我有瓜葛吧?上法院还得讲个子丑寅卯,讲究白纸黑字呢。”

……

黄胖子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最终冲我点头说道:“行。”

我心头狂喜,笑着对黄胖子表态:“老黄,我方休今天欠你一个人情。”

黄胖子这家伙果然舍不得丢掉和我们的“战略伙伴”关系,看来这一把,我是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