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越堕落越快活
章节列表
第八十九章 越堕落越快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一晚,夏姐是第二次帮我用手帮我解决生理问题。这是我耐不住**提出的要求,不能怪夏姐诱惑于我。

发泄完冲动后,我搂着夏姐躺在床上,听着夏姐熟睡后发出的轻微鼻息声,我竟久久不能入睡。

年少之时,每看武侠港剧,都迷醉于丹心铁骨、英雄豪情,幻想某一天自己也如主角般鲜衣怒马,快意恩仇,对于剧中英雄携美、相濡以沫的场面反倒觉得不值一晒,总觉得温柔乡是埋葬英雄的坟冢。及至随着年岁的增长,方才明白自己幼稚的好笑。英雄尚且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我这样的俗人。

大学时代轰轰烈烈投入热恋,写情书、约会,倾注了满腔热情,天真地以为和她的爱情会如书中所说的那样,成为后世流传的经典。可惜,老子的初恋被变心的女人一刀阉割,只给我留下三年颓废的后遗症。

没真爱过的人永远也不知道失恋的可怕。痴情或许可以为你带来一段牵手的佳话,但也极可能是一种难以磨灭的痛苦。所幸,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碰上了田甜,也碰上了夏姐。

和田甜的热恋,一度让我找回失落已久的自信。曾经有很多夜晚,我都在心里刻画她的一颦一笑,暗自发誓要让小妖精成为最天下幸福的女人。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无情的。事实证明,我——方休,骨子就不是一个专情的男人。想拥有田甜全部的爱,却又无法抗拒夏姐如水柔情。

痴情、忘情、极于情、多情……和不死相比,我只不过多了前面三个步骤而已,最终也不免堕落。或许,“博爱”才是男人虚伪面具下最真实的面目。物欲的都市里,迷失的不仅是我们的躯体,还有我们年轻的心。

哎,夜凉,如水,本应入梦,偏我烦忧。

轻轻放开夏姐,起身穿上衣服,我走到客厅开灯找出烟灰缸,坐到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或许,抽麻木了就不会这么烦恼。可是,我真能骗过自己的心么?

一支烟尚未抽上几口,夏姐已经披着睡衣走出卧室。

“烟瘾犯了?半夜都不睡觉。”夏姐语气中透着责备的意味。

我暗自埋怨自己动作不够温柔,惊醒了夏姐,只好歉意道:“睡不着,起来抽会儿烟。”

“有心事?说来听听。”

我长吸了一口烟,默不作声。

气氛有些沉闷。夏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我这才意识到夏姐仅仅穿着睡衣就走出了卧室,这么冷的天气,很容易感冒。

抿灭剩下的半截烟头,我站起身来走到夏姐面前,挽着她的手臂往卧室里走。“你起床做什么?穿这么少,想感冒啊?”

夏姐没吭声,任由我拽着走到床头。“你先躺下,我去关灯。”等我关掉客厅的灯回到卧室,夏姐仍然站在床头,没钻进被窝。

“不听话唆,傻站着干嘛,快进去。”我不容分说地帮她脱掉睡衣,把她推进被窝,随后自己也脱掉外衣钻了进去。

我刚一躺下,夏姐就又打了一个喷嚏。笨女人,这么冷的天气只披一件睡衣就起床站这么久,当自己是国防身体么?我怕夏姐冷,连忙把她搂在怀里,责怪道:“你看你手脚都冰凉了,你不怕感冒,我还怕你传染我呢。”

夏姐听我这么说,仰起头浅笑道:“你终于肯关心我啦?”

靠,这是什么话?说得我从来都是薄情寡义一样。“熟悉归熟悉,再乱说我照样告你诬陷。”我和夏姐开玩笑惯了,类似这样的台词估计她都能倒背如流。

果然,夏姐完全无视我的警告:“哼。”

夏姐方才的神态象极了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娃娃。相处时间长了,她偶尔流露出小女孩般的娇羞,都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偏又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识过。再强的女人也有温柔娇羞的一面,或许,这也是绝大多数女人的共性。

“哼什么哼?假如不是因为你那个来了,我马上就要你好看。”

“讨厌!”夏姐在我怀里挪动了一下,调整睡姿。肌肤紧贴,怀中丽人传递过来的感觉,让我再一次印证了方才的想法,温柔乡,绕指柔,果能消磨雄心壮志。

见我吭声,夏姐突然幽幽地问:“你怕了?”

短短三个字,把我一下问懵了,下意识地回道:“怕什么?”

“你自己知道。”

夏姐的语气颇有些萧然,让我没来由的感到惶恐,心里堵得难受,仿佛救命稻草突然断掉。我叹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夏姐的答案很让我失望。在这个问题上,我曾不止一次问过夏姐,每次都被她搪塞过去,这次也不例外。

“我们这样没有结果的。”我很佩服夏姐敢爱敢恨,可是明摆着我和她没有好结果,继续这样下去只能越陷越深。自己已经亏欠夏姐太多,真的不想让夏姐受到任何伤害。

沉默了一会儿,夏姐才轻轻吐了一口气说道:“我不要结果,也不是想和田甜争什么,和我在一起,你不快乐吗?”

夏姐所说的一字一句,都仿似大锤直落我心,将我所想的,准备说的全部击的粉碎。天啊,夏姐竟爱的比我真,陷的比我还深。

一个女人尚且能飞蛾扑火般投入,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于是我柔声对夏姐说道:“快乐!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乐。”这句话我说的很坦然,我发誓,没有任何虚假成分,因为它来自我心。

我感觉自己完全放松下来,倒不是因为夏姐的表态,而是因为我终于说出了一直不敢说的心里话。自己并非仅仅只是迷恋夏姐胴体那么简单,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对她动了感情。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意识到夏姐竟然在我心中占有如此重要的位置。

“你不后悔?”夏姐语音微颤地问道。

后悔?我想,碰上这样的事儿,换作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后悔的。我不是圣人,只想做回本色的自我而已。当下我没有任何犹豫的回道:“我后悔没早遇见你。”

夏姐继续轻声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很……贱?”

这个问话让我很郁闷,连带着把我也圈进了贱人一族。这也叫贱,那小红、绢绢之流又算什么?我呵呵一笑,调侃道:“你不是很贱,而是不够贱。”话未说完,我的左手已经悄然从夏姐小腹攀上她的玉峰……

假如越堕落越快活,就让我继续堕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