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流氓客人(上)
章节列表
第九十章 流氓客人(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元旦节公司放假三天。我事前已经和田甜商量好,准备带她回D市溜达一圈的,省得老妈隔三岔五打电话来唠叨。

29号一大早上班,我就跑到夏姐办公室找她借车。夏姐问明情况,没有任何犹豫便点头应允。我还未来得及道谢,夏姐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和田甜都不会开车的嘛,准备推着回去?”

我知道夏姐在开玩笑,自也不和她计较,转身把办公室的大门关上,笑着对夏姐说:“我不会开车,并不代表我的朋友不会开车啊。你见过大佬级别的人物自己开车么?”夏姐考虑的还真周到,不过这个问题我早已解决,雷管老早就嚷着元旦节要回D市,正好充当免费车夫。

夏姐白了我一眼:“大佬?我管你大脑还是小脑,我也要去。”

我完全没想到夏姐会提出这个要求,顿时慌了手脚。“不是吧,你想当电灯泡?”

我带田甜回家的目的是让老妈见见未来的儿媳妇,却不料夏姐突然杀出来插了一杠。有夏姐在,我哪还有机会还和田甜亲热?

“我不管,不把我带上,就别想从我这里借车。哼。”夏姐得意地看着我,一副不愁我不就范的神色。最近一段时间夏姐的性格变得很难捉摸,根本不象一个成熟的白领,倒象是才参加工作的黄毛丫头。

夏姐耍无赖,我就耍流氓,看谁的脸皮厚。于是我坏笑着反击:“我无所谓,大不了回家后对我妈说带了两个老婆回来,一个大老婆,一个小老婆。”

果然我话一出口,夏姐就招架不住,红着脸嗔道:“呸,没正经。”

正经?三年前俺够正经了吧,还不是被负心女人一脚踢飞。现在这年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要正经干吗?说句老实话,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有哪一个不想左拥右抱,妻妾成群?很多满口仁义道德的家伙,骨子里其实比我还堕落,全是他妈的假正经。

我嘿嘿一笑,挑衅地问道:“你还确定要去不?反正我老妈对你很有好感。”

夏姐红着脸略一思量:“去,当然要去。我倒要看看当着田甜的面,你还敢这样说?”

威胁不成,反倒作茧自缚,斗嘴一番,以我败下阵来而告终。好在田甜知道我曾经救过夏姐,关系平素就密切,私下里更是以姐弟相称。因此当我把夏姐要亲自开车送我们回D市的消息告诉田甜时,这妮子非但没表示不满,反倒打电话给夏姐表示感谢,殊不知她和夏姐通话之时,我就坐在夏姐旁边。在夏姐和田甜通话的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愧疚。小妖精对我一往情深,我却没有专情以待。

或许女人的感觉天生比较敏锐,夏姐放下电话后马上觉察出我的异样,轻声劝慰我道:“是不是觉得对不起田甜?”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

夏姐突然神色一黯:“那我不去了,希望你们玩得开心。”说罢伸手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她的举动让我很吃惊,好在我的动作也不慢,一把摁住电话阻止了她:“你干嘛?”

“给田甜打电话啊,就说我有急事,去不了。”夏姐答道。

我强笑道:“你以为你不去我就会好受?对得起她就对不起你,对得起你就对不起她。你想反悔,不给我左拥右抱的机会唆。”

夏姐见打不成电话,颓然放下话筒,幽幽说道:“我们是见不得光的。哎,我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看上了你这个坏家伙。”

郁闷啊,要是允许一夫多妻该多好?我不要多了,只要两个就好。夏姐的话让我很心痛,真的!多情多烦恼啊!

夏姐接着又低声说道:“你有我家的钥匙,随时可以来找我。”

莫非夏姐以为我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偷腥?我郁闷道:“要解决生理问题,我完全可以找其他女人。”

一听我的话,数秒钟前还神色忧郁的夏姐完全象变了一个人似的,陡然提高了音量咄咄逼人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还去找了其他女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只不过是举例说明,哪曾想夏姐居然当了真。吃醋,果然是女人的天性。

“大姐,那是举例啊,举例,你知道不?你看我憨厚老实的样子,象是在外面鬼混的人么?”

夏姐把脸凑了过来,对着我左看右看,半晌才吐出一个字:“象。”说完,夏姐就咯咯浅笑起来。刚才还神色忧郁,几分钟不到就笑出声来,女人还真是善变。

我正要反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摸出手机一看,是怒斩打来的,连忙接了起来。

“你在哪里?”我估计怒斩是在大街上给我打的电话,因为听起来很吵。

“我?我在单位上班啊。”我微微一愣,搞不清楚怒斩为何有此一问。

怒斩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快请假出来接我们,我和最强、老销他们在超长客运车站门口等你。你上次说过的哈,我们来了,你要包吃、包住、包美女。”

“我日,你们几个傻B什么时候到L市的?”妈的,几个瓜货来L市耍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害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正想骂下去,却见夏姐正拿眼瞪着我,似乎在责怪我爆粗口。

我歉意地冲夏姐笑了笑,捂着手机飞快说道:“几个游戏里的朋友大老远的从广州跑来看我,看来元旦节不能回家了。”

夏姐张口想说话,被我打手势止住。电话里又传来怒斩的声音:“老大,拜托你搞快点,我们几个人站在路边上瓜兮兮的。”

“谁让你们不提前通知我啊?”

“靠,老销说要给你一个惊喜,他保留着上次发货给你给的地址。结果呢,在成都下了飞机后,这家伙告诉我们把那张写着你地址的纸条搞丢了。”

我真服了这几个马大哈,都他妈的成年人了,还玩这一套。惊喜?几个色狼加流氓有啥好惊喜的。“别说了,我马上赶过来接你们。”

挂了电话,我站起身来对夏姐说:“元旦节回家的计划取消,我现在要去车站接几个朋友。别人大老远赶过来,我不可能丢下不管。”

“走嘛,我开车送你过去。”夏姐也站起身来说道,夏姐如此通情达理,乐得我抱住她吻了一下。当然,这样的举动免不了被夏姐说成是流氓。

去车站接人的路上,我给田甜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怒斩等人到了L市,回D市过元旦的计划取消。田甜一听这话就急了:“我都给我妈说好了要和同事出去旅游了啊,现在叫我怎么圆谎?”

哎,小妖精只有捉弄我的时候聪明,咋就这么老实呢?“那这样,不用圆谎,这两天你到夏姐家去住。”

“这样不好吧,夏姐会不会答应啊?”田甜迟疑道。

“有啥不好?我的姐姐就是你的姐姐,就这样定了,我马上给她说。”

结束通话,我把田甜的事儿对夏姐一说,夏姐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反正我家还有两间客房,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住人。”

我道了一声谢后,夏姐居然开起了我的玩笑:“晚上你要不要也住到我家来啊?”

三人睡在一张床上?这可是个好主意,嘿嘿!不过我也只能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于是装着没听到夏姐最后一句话,挨个儿给一帮兄弟打电话,通知大家中午在九景天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