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别哭,我最爱的人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五章 别哭,我最爱的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就这样傻等在楼下,每有脚步声从楼梯上面传来,我都热切地希望下楼之人是田甜,可惜连续十一次让我失望。烟在手,愁上心头,吸进肺里的全是烦忧,患得患失间半包烟抽化为灰烬。我不敢到小区外的超市买烟,因为夏姐所住的华景花园有三个出口,我怕和田甜错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楼梯再次传来脚步声,凭着前面十一次倾听脚步的经验,我马上判定这次下来是一个女人。会不会是田甜或夏姐?我站起身望向楼梯口,脚步声渐近,我的心随之提到了嗓子眼儿。

楼梯转角处闪现出一个女人,是田甜!没错,真的是田甜!在乍见田甜的一瞬间,简直无法用文字来形容我内心的狂喜。我三步迈作两步冲上楼梯,也不理会田甜眼里惊疑的神色,张开手臂迎面将她紧紧抱住。

好害怕失去怀里的小妖精,抱紧点才觉得心安。

出乎我的意料,田甜不仅没有任何反抗,反倒哇地一声靠在我肩头哭了起来。我骤听哭声,下意识以为是我搂得太紧,手臂箍痛了怀中玉人,连忙松开手来道歉:“乖乖别哭,都是我不好,看见你太高兴,没注意到箍痛你了。”

田甜象是没听到我的话,自顾低头嘤嘤啜泣,我这才注意到田甜是空着手下楼来的。莫非小妖精是下楼来找我?

“乖乖,别哭了好不好?你一哭连带我都伤心。”田甜哭泣的样子让我好心痛,只恨自己平素舌滑嘴快,如今竟说不出更顺耳的劝慰之言。

田甜仰起梨花带雨的脸庞:“你真狠心,就这样走了,我以为我们就这样结束了。”

她的声音虽小,但一字一句我却听得很清楚,犹如尖针刺心——痛!看着小妖精红肿的眼睛,我不由得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东西。一个大男人,居然和女孩较真,心胸如此狭窄,要是传了出去还不被口水淹死?

“咋会呢?我这不是一直在楼下反省自己么。”我想帮田甜拭去眼角涌出的泪水,慌乱间摸遍全身口袋竟找不出一张餐巾纸,无奈之下只好牵着小妖精的小手愧疚地说:“乖乖,别哭了好么?”

“我不下楼来,你就一直不肯回头吗?”晶莹的泪花顺着脸庞滑落,滴到我手背上,让我的心狠狠一颤。正想说点什么,田甜突然紧紧抱住我的腰放声大哭:“方休,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怕失去你。”

女人泪、绕指柔,纵使是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感动。我知道田甜很在乎我,但没想到她竟如此痴情于我这样一个不懂得珍惜的男人。我突然感觉自己眼睛很润,那一刻我真想痛哭一场,为自己的愚昧,也为了小妖精的痴情。强忍眼泪,试图再次劝慰伏在我胸膛抽泣的田甜,那曾想自己却未语声先咽:“乖乖,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别哭了好吗?”

我和田甜就这样相拥在一起,浑然忘了周遭的一切。没有人能将我和小妖精分开!我发誓,没有任何人能把我和小妖精分开,除非我方休不存于世。

良久,我才偷偷抹了一下自己已经湿润模糊的双眼,轻声对田甜说道:“乖乖,不会有下次了,相信我。”

“嗯。”田甜轻轻应了一声抬起头来,旋即疑惑地问道:“你也哭了?”

“哪有的事?刚才眼睛被你的头发扫了一下。”我连忙否认。

“又说谎,猪,把脸伸过来。”田甜嘴角弯了弯,犹带泪痕的粉脸上有了笑意。

其实我现在和田甜相距极近,再把脸伸过去就鼻子碰鼻子了,不过既然小妖精发了话,我总得有所行动才是,于是我心甘情愿的缓缓闭上眼,等待那代表原谅和宽恕的轻轻一巴掌。

田甜给我的是热吻,不是巴掌!

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我们吻的热烈,吻的贪婪,吻的忘乎所以……

一对上楼的夫妇从我们旁边经过,他们惊异的目光带着些微羡慕。呃,吻自己的女人,让别人羡慕去吧。

直到田甜憋不住气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分开嘴唇。用手轻轻拭去田甜脸上的泪痕,我柔声道:“乖乖,我们上楼去吧,这里过路的人多。”

“哎呀,夏姐还在楼上等着我买味精,糟了糟了。”田甜象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着急地说道。

“啊?”

田甜白了我一眼:“夏姐家里没味精了,中午做菜等着用呢,都怪你这个坏家伙,耽搁了正事儿。”

一听这话,我大受打击:“看来我表错情了,我还以为你是下来找我的。”

“哼,要不是夏姐给你求情,我才不原谅你呢。别说了,快去买味精。”田甜撅起小嘴表示不满,拉着我风风火火地冲出了楼洞。呵呵,我才不信她不是藉机下楼来找我的。

在去买东西的途中我才得知,田甜之所以发这么大的脾气是因为我对夏姐说了轻薄的话。“你对我说这些倒没什么,可你居然对夏姐也说这样的话,太不尊重人了,你以为夏姐就不往心里去?”田甜说这话的时候异常认真。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我就挨了一巴掌,欲哭无泪啊!。我郁闷地摸着被打的左脸寻思,

平素和夏姐开的玩笑可比这大多了,也没见夏姐生气过。我咋这么倒霉呢,偏偏遇上田甜这么一个较真的女朋友。

好在田甜接下来的话安慰了我受伤的心灵:“我当时见你嘻皮笑脸的说那些话,怕夏姐生气,一急之下就给了你一巴掌。对不起了,原谅我啦。”

我见小妖精颇难为情,自也不想和她计较,难得她认识到打人是暴力行为,我只好打肿脸充胖子:“没事,就当给我拍蚊子好了。”

“我就知道你脸皮厚,打不痛的。”田甜见我没责怪她,马上恢复了笑脸。

晕了,我脸皮厚,打不痛?我委屈地叫起冤来:“差一点没把我抽昏过去,还不痛?不准有下次了哈。”

“嗯。”小妖精用力点了点头,不顾路上还有其他行人,从我右边绕到左边,拉着我的手、掂着脚尖吻了我一下被打的左脸。

挨耳光的是左脸,享受香吻的也是左脸。不过换来这个香吻的代价未免太高了一点儿。

买了味精回到夏姐家,乍一进屋就被夏姐劈头一阵责骂:“你倒好,把田甜气哭了一走了之,让我帮你收拾烂摊子。把手机关了做什么,跟老姐我玩失踪是吧?有脾气就别回来找田甜。”晕,啥时候夏姐和田甜站到了一个阵营去了?

“夏姐。”田甜拉了一下夏姐的手,示意她别再继续说话,夏姐这才住了嘴。

“哪个把我家宝贝气哭了?站出来,看老子不抽死他丫的。”我装出一副气愤的模样说道。在母老虎发威的情形下,唯一的应对之策就是装憨。

或许是我的表演到位,或许是夏姐压根儿就没想过分为难于我,反正我一番做作之后,夏姐和田甜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罚你下午陪我和田甜逛街去。”

逛街?那怒斩他们怎么办?我正想说明情况,却听田甜说道:“夏姐,明天再去好不好?方休说我眼睛都哭肿了。”夏姐安慰了田甜两句,答应下来。嘿嘿,女人和女人就是好沟通些。

趁两个女人进厨房做菜之机,我打开了手机一看,靠,都快中午12点了。紧接着短信声音频繁响起,不用看也知道是一帮**回骂我的话。给不死打了一个电话说明我中午脱不开身,下午再去找他们,却被这家伙告之今天中午刀疤请客,众人正在划拳喝酒。

“你狗日的不厚道,喝酒都不通知我。”我怕田甜她们在厨房听见我说脏话会生气,压低了声音骂道。

“爬开哦,重色轻友的家伙,我代表兄弟们鄙视你。老子打了你几次电话都提示你关机了的。我们商量好了,晚上泡酒吧的钱由你出。”

不容我抗议,不死那家伙已经挂断了电话。日,晚上又要大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