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太有才了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 太有才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英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流氓,英雄有英雄的气质,流氓有流氓的气势。堵住一群富家子弟的去路后,刀疤晃了晃马刀,嘎然吼道:“跑啊,继续跑,谁他妈再跑,老子就挑谁脚筋。”这年头,功利熏心的人进官场从了政,能砍能杀的人成了流氓,剩下的老实人么,只能被欺压。

刀疤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一帮富家子弟大概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刀疤这个煞星,白白挨上一、两刀。枪打出头鸟,这样血的教训比比皆是。

和方才酒吧里的紧张局势比起来,现在我们完全占了上风。我放下心来,开始琢磨着怎么利用这帮愣头青创造最大的价值。瞧眼前这些年轻人,穿着名牌、开着高档小车,肯定是有钱的主儿。今晚被他们破坏了喝酒的气氛,酒钱自然要算到他们头上的。不过要想敲诈出更多的好处,必须得先把这些公子哥儿收拾服贴了才行,因此我也不阻止刀疤发威,乐得在一边看好戏。

“不说话,就是不给疤哥面子哦。”残剑突然说道。汗,这瓜货居然到现在手里都还提着一瓶红酒。

拳头硬才是王道!刚才一帮富家子弟慑于刀疤淫威,全部不敢出声,现在听残剑这么一说,顿时再次恐慌起来,好几个人悄悄往后挪了一两步。我能想象到这些家伙的心态,想开溜却又怕成为出头鸟,被刀疤盯上。没人愿意冒这个险,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这群家伙会逃窜。再说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有几辆小轿车停在这里呢。

“哪个是带头的?”刀疤再次厉声发问。

一群公子哥儿齐刷刷拿眼睛瞅着丁仕奇,慌得这小子连忙摆着手求饶:“疤哥,我真不知道是你朋友,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呃,你狗日的带着着这么多人,提着铁棍子,耍威风啊?”刀疤盯着丁仕奇手中的铁棍骂道。

刀疤话音刚落,丁仕奇马上把手里的铁棍丢到地上表明态度,呵呵,这家伙倒也不傻。他的这一举动彻底动摇了一帮公子哥儿的信心,一片铁棍落地的声音之后,这些家伙就全部手无寸铁了。其实他们有十四个人,加之有铁棍在手,足以和我们一战,哪知道全是脓包,还未动手就乖乖投降。

人的名,树的影,和刀疤这样敢玩命的流氓斗,这群家伙差了何止一个档次?

“眼镜,这些傻B冲你来的,究竟是啥事?”刀疤转身问我。

冲我来的?反正我也动了手的,也算是吧。事已至此,该我上场露脸了。我示意不死和残剑将地上的铁棍收拣起来,施施然走上前去把怒斩管闲事,我和六分等人K了丁仕奇一顿的事简要说了一遍。

毕竟怒斩他们远来是客,那有主人家指责客人的道理?刀疤听见是怒斩管的闲事,也不好多说,掉头冲着六分调侃:“疯子你咋搞得,这点小事儿都摆不平?”

丁仕奇他们惧怕刀疤,六分这个疯子可不怕,抬手对着刀疤比划了一个中指姆:“你娃嚣张的很哦,一会儿回去单挑。”

“锤子大爷才和你这个疯子单挑。”刀疤听了六分的话,明显打了一个寒颤。呵呵,即便是强如刀疤,也不愿意对上六分这个疯子。

两个家伙真是的,高中吵了三年还嫌不够?我出声打断两个瓜货的争论:“别扯远了,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望了几眼面前的一群有钱人,我决定先拿周贵开刀,这家伙前后被我打过两次,我在心理上完全处于优势。

“周贵,你小子能啊,居然又是你龟儿子,过来。”我对周贵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到我面前来。周贵一听我叫他,哭丧着脸嚎叫起来:“老大,我真不知道是你。要是知道是你,我绝对不敢来的啊。”

我正想说话,残剑已经象发现新大陆一般叫了起来:“呀嗬,又是你小子,上次住了几天院?妈的,我看你皮又痒了。”

残剑提着铁棍一边说一边走了上去,瞧架势是想给周贵来上几下。如果不是我及时制止这个冲动的家伙,周贵那个倒霉鬼估计又得去医院躺几天。现在可不能打这帮公子哥儿,我还指望着他们给我结帐呢。他们是什么?他们是肥羊!他们就是提款机!

周贵讪笑着走到我面前,怯怯地望了刀疤一眼,点头哈腰地说:“疤哥好。”操,一副奴才相,要是这丫出生在抗日战争年代,铁定是个汉奸。

刀疤冷哼一声,正眼都不看周贵一下。一个巴掌拍不响,刀疤的态度正合我意,我扮红脸,他扮白脸,这样的效果更好。

我接过周贵递过来的烟,由得他给我点上,悠然吸了一口才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今天老子招待广州道上的朋友,却被你们几个搅屎棍坏了兴致。”我可没有说谎,除了老销这个奸商,其余三个人都是混道上的。

一听我这话,周贵原本努力挤出来的笑容一下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苦瓜脸”,就象家里才死了人一样。呵呵,俺要得就是这个效果。扫了一眼四周,我发现有不少路人站在远处望着我们这边准备看好戏。不能再拖了,万一有好事者偷偷打电话报警就麻烦了。

“去,一边站着去。你过来,看什么看?说你呢,过来。”我一把推开周贵,装着不知道丁仕奇的名字,对着他勾着手指说道。

丁仕奇脸色比周贵好不到哪儿去,走过来的时候刻意站到了我的右边,同刀疤保持了一定的距离。看得出来,方才刀疤在酒吧里的那一刀,让这家伙产生了很大的惧意。

我也不想废话,寒着脸直接丁仕奇对说道:“给你两条路,一、继续和我们开战;二、向我们赔罪……”

我的条件还没说完,丁仕奇已经硬生生打断了我的话:“老大,我错了,你们提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我日,丁仕奇提着铁棍冲进酒吧时看起来嚣张无比,哪知道这家伙竟然比周贵还贪生怕死。周贵给不死等人挨个散了烟后就一直站在我旁边,一听丁仕奇表态,连忙对我说道:“老大,我们都是来帮仕奇扎场子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给疤哥说说,就放我们一马吧。”

我日,说来说去,这帮家伙还是惧怕刀疤发火啊。我转头对刀疤笑道:“刀疤,这帮瓜货只买你的帐,好象我说话不作数哦。”

刀疤和我同窗加同桌三年,马上就明白了我说这话的意思。只见刀疤一个箭步冲上来,伸出大手对着周贵就是一巴掌:“找死是不?眼镜的话你都敢不听?”

可怜的周贵,三次和我打交道,三次都挨了打,也不知道是长相问题还是人品问题。

演戏演得差不多了,我假意劝住刀疤,对周贵和丁仕奇说道:“我这个人呢,最喜欢交朋友,是友是敌,现在就听你们一句话。”在一个人快渴死的时候,你给他一点水,或许他会感谢你一辈子。我现在就是送水的大善人,嘎嘎。

听了我的话,丁仕奇和周贵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连声说道:“交朋友,交朋友。”或许是怕这样的说法会招致我们的反感,周贵这家伙捂着脸换了一个花样:“方哥,疤哥,让我跟你们混吧。”混?混锤子,还不是想靠上一个有黑道背景的靠山,当我是战魂不成?反正老子没点头答应,要认大哥,找刀疤去,还真当老子是黑社会啊?

我正暗自好笑,一帮公子哥儿呼啦一下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嚷着要跟着我和刀疤一起混。莫名其妙就多了十多个小弟,我和刀疤你望我,我望你,哭笑不得。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完全按照着我的预想的轨道发展。一帮公子哥儿为了表示诚意,同时也是为了向我们赔罪,死活请求我们给一个面子,允许他们办招待请客喝酒。

别人热情邀请,总不能不给别人颜面是吧?我假意沉吟了一下,扬手对一众兄弟道:“走,喝酒。”嘿嘿,提款机开始发挥作用了,也没枉费我一番口舌。

我叫周贵帮助不死、残剑把管制刀具全部收藏到车里后,随同大伙儿再次来到酒吧。进门之际,最强在我耳边笑着悄声道:“你太有才了,不混黑社会真的很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