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上门(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上门(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说什么?新来的颜总是你初恋女友?”夏姐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失声问道:“什么跟一个公子哥儿跑了?你意思是说她把你甩了?”

夏姐连珠炮似的发问是我始料未及的,要是换作别人这样问,我肯定会问候他全家女性。拍拖时被女人甩是一件耻辱的事,这样追着问不是明摆着揭我伤疤么?夏姐和我关系不同,也不可能嘲笑于我,所以我只好对夏姐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我回办公室一个人静一下。”我对夏姐说完话便独自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刚坐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总经办的电话号码。自从拥有单独的办公室后,田甜经常打内部电话来“查岗”。

我看看时间还没到五点钟,接起电话打趣地问:“你们办公室的人又溜光了?”

“有人在的话,我不会打电话和你聊天”,田甜在电话那头轻笑着说:“猪,一会儿下班在办公室等我,有好事儿。”

心情正郁闷,和小妖精调笑几句也不错。我故作惊奇地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呢,晚上准备请我吃饭啊?可别又是你请客我付钱哦。”

“你放心,绝对不要你付钱”,小妖精在电话那头哧哧笑起来:“不是我请,是我老爸请你吃饭。”

“什么?你老爸……”我想我绝对没有听错,田甜的老爸准备见我这个未来的女婿。

田甜似乎早就料到我很吃惊,得意地又说了一遍:“很吃惊是吧?我也很意外的。刚才我老爸给我打来电话,叫我把你带回家吃饭,说是要看看你长啥样。”

……恐怕不是光看我长相吧?多半是想试探俺是不是有志青年,人品如何。别的不好说,不过人品这玩意儿么,貌似俺在一帮兄弟中还算比较厚道的。出淤泥而不染,俺纯洁的就象一张白纸啊,嘎嘎。兴奋中,我已经隐约看见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拍着我的肩膀,用语重心长的口气对我说:“小伙子,你很不错,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

正YY间,话筒里传来田甜不满的声音:“你说话啊,要去就去,不去拉倒。”

晕,只顾自己YY,忘了小妖精还等我回话呢。“去,当然要去”,我连忙一口答应下

来:“好啊,下班后我在办公室等你,我们先去超市买点礼物。第一次去你家,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随便你,我老爸不看重这些。”

和小妖精说笑了一阵,我挂断了电话。这个好消息来得太及时了,正好可以消除再见到初恋女友后的颓废心情。

下班后,我拉着田甜到超市采购了一番,什么脑白金、人参、蜂蜜之类的保健品,全挑价格最贵的买。今天情况特殊,我想即使我老妈在,也不会责怪我铺张浪费。在服务员的“热情”推荐下,我差点买下一把按摩椅给“未来岳父”送去。还好田甜在我询问价格之际冒了一句:“你是来采购家具的啊?”

想想也是,哪有第一次登门拜见“老丈人”就送椅子的?今天脑袋咋就这么笨呢?被服务员几句话说的晕头转向。被田甜拽着离开超市时,不经意间看见方才那热情的服务员笑着在和同事说话,一脸得意神色。狗日的不厚道,把老子当猪头打整。

去田甜家的路上,田甜叽叽喳喳说过不停,全是关于她老爸老妈的性格和爱好。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所以我也听得很仔细。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田甜的老爸和翔龙公司的老总是战友。难怪田甜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总经办主任,嘿嘿,有关系就是好!这个社会就这样,一棍子下去说不定可以抡翻两、三个诗人。都他妈有才,没关系或出不了头的最终就是“庸才”。

上楼时,田甜突然俏皮地问我:“你上次为什么没来敲我家的门呢?”

“上次?”我脑子一时之间没转过弯来:“什么上次这次的,我做梦都到你家去过很多次了。”

“笨,就是你淋雨重感冒那次”,田甜脸色微微一红,继续说道:“你没勇气来敲门是吧?”

晕,田甜一说我才醒悟过来。我回头望了一眼,呵呵笑道:“你不提醒我还真忘了,上次我就在一楼和二楼的楼梯间坐了三个多小时。你以为我不想来敲门啊?一来不知道你家是五楼的那一户,二来怕你父母提着棍棒把我当强盗打啊。”

“被打了活该!”说罢,田甜用手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郁闷,我就没搞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说着说着就到了五楼,田甜径直走到最左边的一道防盗门前按下了门铃。嘿嘿,我这人记性好,下次单独来保证不会按错门铃。

一个看起来四十岁不到的中年男人开了门。晕,小妖精的老爸咋显得这么年轻?容貌和我想象中慈眉善目的老人形象完全大相径庭。要不是田甜进门之时说了一句:“爸,方休来了”,我还真不敢主动开口招呼。据说不死这家伙去琴琴家作客时,就把琴琴的舅舅误认成“老丈人”。嘿嘿,这个**的家伙以为他不说,老子就不知道么?也不想想琴琴和我的小乖乖是什么关系。

没错,这个就是田甜的爸爸。“田叔叔你好,给您添麻烦了。”我连忙堆着笑脸把手中大包小包的礼物递了过去,心头却在想:“这个老丈人不老啊。”

“年轻的岳父”先是一愣,随即接过我递上的礼物,笑着说道:“你就是小方啊,来耍就是嘛,干嘛还买这么多东西呢。”

我连忙接口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来得匆忙,也没来得及准备。”这些客套话,都是我方才接到田甜的电话后,在办公室里反复斟酌过的。

“小甜,叫你带小方来吃顿便饭,你看这是……”摇了摇头,田叔叔笑着招呼:“来来来,快进屋来坐。”

田甜俏皮地冲我吐了吐舌头,我和她相视一笑,跟着她老爸进了客厅。我知道,我已经给他老爸留下了一个好印象,这第一关么,应该算是顺利通过。

进了客厅刚一落座,田甜的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我连忙堆着笑脸站了起来。田甜的老妈看起来很富态,虽说眼角有了皱纹,但仍能看出年轻时肯定是个美人儿。在瞟了两眼被田叔叔随手放到茶几上的礼物后,田甜的老妈这才对我说道:“小伙子很懂礼貌,你们先坐一会儿,马上开饭。”

我连忙说了一句:“阿姨好,给您添麻烦了。”

田甜老妈转身又进了厨房。不知怎的,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似乎田甜的老妈比较势利。

这时田甜轻拉了一下我的衣角嗔道:“坐啊,傻站着和我老爸比高矮啊?”

“小甜,小方是客人,哪有你这么说话的?”田叔叔说话时语气并不严厉,但听起来却带着不容忤逆的意味在里面,我猜想这和他曾经是军人有关。“小方,来……坐坐坐。”

我“憨厚”地冲他老爸笑了笑,依言坐回沙发。

田甜被他爸爸呵斥了一句,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说话。我心里明白,小妖精是想说:“猪,把脸伸出来。”

呵呵,这对父女有意思。未来的岳父似乎年轻了点,不过很对俺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