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上门(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六章 上门(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从进门到落座,我一直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状态,生怕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被未来岳父一个不爽将我扫地出门,到时候吃后悔药都晚了。这年头,卖“伟哥”的多,还真没见过谁卖后悔药。

“小方,抽烟不?”田叔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包软云烟,正撕着封口。

我正要说话,却被田甜抢先了一步:“爸,方休不抽烟的。”说完这话,还小妖精还示威性地瞄了我一眼。

晕,刚才小妖精被她老爸呵斥了一句,现在开始迁怒于我了。既然已经被田甜说成是不抽烟的好人,我只好无奈的圆谎:“谢谢田叔叔,我不抽烟。”

“哦?现在的年轻人不抽烟的少啊,少抽一点没事。”田叔叔抽出一只烟来自顾点上,却没有力劝我来一支。

我认命地望向田甜,小妖精噗哧一声笑出声来:“不抽?你不抽烟P股还差不多。”一听这话,我心里暗暗叫苦,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呃,钻下去好象是四楼,离土地还有一段距离……

“小甜,做人要厚道。”田叔叔说出的话让我一愣,哟嗬,看不出来田甜的老爸还挺时髦的,连“做人要厚道”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可能是见我尴尬,田叔叔又打着圆场对我说道:“小方,来抽起。”

厚道的“老丈人”啊!我“憨厚”地冲田甜笑了笑,起身接过田叔叔递来的烟自己点上。嘎嘎,我这是奉旨抽烟。

田甜的老爸喜欢足球,据说每逢世界杯、欧冠等大赛必看。所以他在闲聊时询问我有什么爱好,我毫不犹豫的把足球列在了第一项。话不投机半句多,我才不会傻到直说自己最喜欢的是网络游戏。还未等我充分展现在足球方面的见识,就听厨房里传出田甜老妈的声音:“吃饭了。”

哎,要是再给我十分钟就好了,我有信心在足球方面和未来的老丈人达成共识。

洗手上桌子前,我一再告诫自己:“斯文,一定要斯文!”

田甜老妈的厨艺很不错,虽然仅仅是一些家常菜,但弄得色香味俱全,让我食心大起。可惜这里是田甜家,不能象平素一帮兄弟聚会那样海吃海喝。菜,只能夹面前的;饭,也不能大口大口地扒,突然间要假装斯文,还真不是人受的。

“小方,来尝尝这个。”田叔叔把一盆香水兔挪到我面前,热情地说道:“这个是你阿姨的拿手菜,尝尝。”

还是“老丈人”理解我,妈的我早就盯上这玩意儿了,只不过因为离得比较远,我为了在他们面前保持斯文形象,不好意思伸长了手去夹而已。我受宠若惊地夹了一片兔肉放进嘴里,连声称赞田甜老妈的厨艺。开玩笑,“岳母大人”做的菜,即使再难吃也得咬紧牙巴大声叫好不是?如此大好机会,不拍拍马屁怎成?

田甜老妈做的香水兔味道真不错,正想再再尝一块,突听“岳母大人”发话了:“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来了!貌似田甜的老妈不好交流,我得小心应对。放下筷子,正襟危坐,我毕恭毕敬地答道:“嗯,我是D市的。”

“岳母大人”似乎来了兴致,追问道:“哦?怎么来L市了,小方你在什么单位上班?”

……转头看了田甜一眼,这丫头正埋头“专心”对付碗里的鱼头。我不知道小妖精有没有向她的父母提及我的事,不过我很反感这样的询问方式,总觉得自己象是被审讯的犯人。 “我和田甜一个单位,只是部门不同。”我回避了自己为什么到L市这个问题,那是我心中的一道疤痕。不知怎的,我又想起初到L市的那段灰色日子。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哎!

“小方你现在住哪里呢?”未来的岳母脸色平静地问道。

我随口答道:“我在东顺路租了一套房子。”

“岳母大人”似乎有些吃惊:“租的?”

“嗯”,我点头了点头,补充了一句:“在那里住了将近四年。”

“还没买房子啊,你准备什么时候买?”

一听这句话,我心头微微来了气。别说我才上班一年,哪怕就是把前面荒废的三年也一起算成上班时间,我现在也照样买不起房子。妈的,L市总体消费水平不算高,偏偏房价高的离谱。年初的时候房东老板还找到我,委婉地说现在房价看涨,是不是提高一点房租。我操,两室一厨的空房子每个月收老子300元还嫌少?房价高的是新修住宅,你他妈出租旧房的跑去凑什么热闹?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说道:“阿姨,你也知道,现在L市的房价很高,我才参加工作不久,还不具备买房子的能力。”

说不清什么原因,我没有对田甜的老妈透露我准备在L市购房的打算。不是我吹牛,以我现在的经济实力,在L市繁华路段买两套100平米的住宅完全绰绰有余。网吧每个月最少能给我带来3万元的收益,酒吧那边虽然我只占一成多点的股份,但因为生意出奇的火爆,每个月分成结算下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何况,广告提成和**行动分成也是我银行存款的主要增长点。

我的话音刚落,田甜在桌下踢了我两脚。我知道她是责怪我不会说话,可是如今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事实上,我也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哪点不妥当,假如我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额外收入,就凭我那点工资和奖金,短时间内能买得起住房么?

田甜的老妈方才还笑脸盈盈,在听了我的回答后,脸色变了一变,不再说话。我很理解她关心自己女儿终生大事,不想让女儿吃苦的心情。不过,我是真的很反感动辄就用钱用房衡量一个人的做法。

田甜见我不说话,低声嘀咕了一句:“妈,你问这些干嘛。”我装作没听见田甜的话,继续埋头扒饭。

“我关心你的终生大事,没有房子就没有根。你也不想想,结婚了你住哪里?”田甜老妈的声音不小,我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我万万没想到田甜的老妈如此现实,完全无视我这个“客人”的存在,竟当着我的面说出这番话来。

“妈,你在说什么呢。”田甜的语气也重了起来。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里了,我也不妨说得明白点。小方,你准备什么时候买房子?小甜从小到大没受过委屈,我也不希望她将来吃苦。”

我心底掠过一抹浓浓的悲哀,房子,就真得这么重要么?

“阿姨,我是真心爱田甜,房子不代表幸福。假如我不是真心的,那么即使有再宽敞的住房,田甜也不会幸福。”总有一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我话音刚落,就听到“岳母大人”闷哼一声,随即就被田甜在桌下狠狠踩了一脚,痛得我眉头一皱,差点没叫出声来。四年前,惠茹嫌我是一个没钱的穷小子,狠心背弃了爱情;四年后,田甜的老妈又以住房衡量我对田甜的爱……

气氛很沉闷。我感觉自己就象一个被绑在刑台上的犯人,等待着迎头落下的一刀。哎,我对爱愚昧,应该被判死罪。

田甜的老妈用冷冷的话语打破了沉默。“让小甜跟着受苦就幸福?我们家小甜……”

“你还有完没完?”田叔叔把手中的碗筷往桌上一摔,“咣当”一声让我心头一凛。愣神间,田叔叔已经离桌进了书房。

田甜的老妈一呆,嚷了一句:“你发神经啊!”旋即跟着冲进书房,呯的一声关上门。从田甜的老妈以房子刁难我到田叔叔摔碗离桌,短短不过几分钟时间,我万万没想到事情竟演变成如此格局,心中暗自后悔自己说话不经过大脑,过于冲动。

“非得顶嘴,现在你满意了?”田甜一张俏脸冷得跟冰块儿似的。

我无语。一顿见面饭竟然如此收场,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

“现在怎么办?”心慌之下,一向精明的小妖精也失去了主张。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老爸和老妈为了我们的事在怄气,你最好去劝劝。我先走,有我这个外人在,恐怕…..恐怕更难收场。记住,一定要代我向他们两个说声对不起。”

从田甜家出来,我的心情相当地沮丧。第一次上门,就把未来的岳母气成这样,我和田甜的恋情的前景不容乐观。人道好事多磨,贼老天千万别把老子的小乖乖给磨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