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忘情都市

三年前我憧憬爱情,现在我只深信:天生我材就是混!无论是游戏花丛,还是混迹于尘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借刀杀人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八章 借刀杀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和雷管拽着黑T恤、花衬衫,拉拉扯扯地往酒吧大门挪,周贵等一帮公子哥儿也跟了出来。出门之际,依稀听得一个公子哥儿在我旁边说了一句话,貌似是说花衬衫是某人的儿子。由于现场很吵,我没听清楚,也没放在心上。这三个瓜货如此招摇,公然踩老子的场子,不扁不足以平“民愤”。

一出酒吧大门,我就想用言语挤兑黑T恤三人,诱使他们先动手,这样事后若有麻烦,也好有话说。

“龟儿子,开了一个酒吧好了不起。”花衬衫没给老子表演的机会,一拳照着雷管脸面打去,随即两人扭打在一处。

分神间,脸上“啪”地一声,我挨了一耳光,脸上随即传来一阵剧痛。狗日的黑T恤,胆子不小,竟然还敢先动手。

松手,退开两步,我摸着火辣辣的脸皮暗自庆幸黑T恤不是打架的行家。打架么,在未曾把对方放倒之前,老子绝对不会使用扇耳光的招数。周贵等人眼见PK开始,一窝蜂涌了上来准备群殴。

“让开,老子来。”我一摆手制止了周贵等人的冲动,轻蔑地对黑T恤招了招手:“傻B,再来。”

我是故意激怒黑T恤,因为六分曾经不止一次说过:打架除了需要勇气和血性,最重要的还是冷静,头脑发昏只会让对手有机可趁。

黑T恤果然是个“愣头青”,被我的手势一刺激,马上大吼一声挥拳冲了上来。

眼见这家伙来势凶猛,我假意做出伸手格挡的架势,堪堪等他冲到身前才突然侧头避过拳头,用脚在这家伙脚下一绊,反手推了一把,黑T恤这貌似彪悍的家伙踉跄两步后跌了一个“狗啃泥”。

不待这家伙起身,我转身冲上前去就是一阵暴踢。操,是人是鬼都爬到老子头上拉屎撒尿,那还了得?

我这面很顺利,雷管那边也是一面倒的局势——不知道六分什么时候冲了出来,加入了雷管那边的战团。花衬衫他们两个肾亏的家伙哪是雷管和六分的对手?

怒斩这家伙最不厚道,非但不动手帮忙,反倒站在围观的人群里口沫四溅地叫嚷着:“野蛮冲撞……雷管,快用烈火……哎,笨,叫你用双烈火啊……”

晕,别人来踩场子,怒斩这厮居然还有闲心看热闹,老子真想给在他嘴巴里下毒,让他闭上鸟嘴。狗日的胖子,没有一个是好人!

三个不自量力的瓜货全被放倒在地,花衬衫一边呼痛一边威胁我们:“有种打死老子,你们几个等着……老子要你们好……好看。”妈的,我见过不少贱人,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贱的人,居然强烈要求被打。

对于这种要求,我当然乐于满足,嘎嘎。正待走上前去补他几脚,却见雷管咳嗽两下,“呸”的一声朝花衬衫吐去。再看花衬衫时,赫然见其脸上多了一滩暗黄色的脓痰,极其恶心。高中时看过一本医书,记得上面说痰呈黄色是人体内有化脓性炎症的征兆。该不会是雷管夜夜笙歌,一不小心“中标”了吧?一念至此,我猛地打了一个冷颤。

花衬衫被雷管一口脓痰吐中,马上发出了杀猪似的嚎叫,疯狂用手擦拭脸颊。

这个搞笑的瓜货,被我们打倒在地都还犹自嘴硬,没想到竟被一口脓痰击垮了心底的最后防线。呃,这件事给我一个很大的启发:要想击垮一个人,不单要伤其筋骨,更要在心理上践踏其自尊。

这时周贵等一干公子哥儿围了上来,马屁如潮。懒得听这帮马屁精啰嗦,我正想询问酒吧的损失有多少,准备要这几个家伙十倍赔偿。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靠!今天出警怎么这么迅速?我心头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警笛声越来越大,两辆警车越开越近,那种不祥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来不及细想,我低声对怒斩快速说道:“情况不妙,快通知刀疤,想办法找几个证人,证明是他们先动手打人。”

趁众人都扭头去看驶来的警车之际,我猛地用手把自己的衬衫撕裂。电视上那些家伙为了掩人耳目,通常都是给自己手臂或大腿来上一刀,嘿嘿,自残么,我可没那么傻。六分见了我的举动,马上领悟到我的意思,也不管雷管乐不乐意,一把将雷管的T恤扯成了两幅布料……狗日的家伙,够狠。

两辆警车还未停稳就从里面冲出三个警察,我留心数了一下,加上两个开车的,总共来了五个警察。

一个胖子挥动着警棒大声喝道:“哪些动了手的,站出来。”

我还未答话,黑T恤已经连滚带爬地冲到警察面前哭诉道:“我们三个在里面喝酒,被老板连带保安打了一顿。”

几个警察全向我看来。我连忙上前几步,走到胖子警察面前苦着脸着说:“警官,你们来得正好,他们几个喝醉了酒在酒吧里闹事,也是他们先动手打人。你看,我衣服都被他撕烂了。”我故意拉了拉自己的衬衫,以示自己没有说谎。

“酒吧里那么多人都看见他们先动手的。”雷管这家伙罩着两块布料走了上来。

“就是他,他就是打人的保安。还有那个穿白T恤的也是,他也动了手的。”花衬衫方才还躺在地上要死不活的,此时却象吃了**般亢奋地站了起来,用手对着雷管和六分指指点点。

“把这几个人全带回去”,胖子警察转身对另几个警察说道,听他的语气似乎是个头儿:“另外问一下,现场有没有目击者。”

我、六分、雷管被带上了警车,怒斩虽然没有动手,但因为他是酒吧的老板,所以也被“请”进了派出所。

警车是长安车,车厢后面是改装过的,和驾驶、副驾驶之间隔着铁栅栏。我们四个加上花衬衫他们三个全在后面车厢里呆着。

路上我悄声问怒斩有没有通知刀疤,怒斩冲我点了点头。嘎嘎,既然通知了刀疤,那就好办,我定下心来。

花衬衫见有警察在车上,欺我不敢动手,竟又主动出言挑衅:“死眼镜,你得罪了老子,没你好处。”听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的语气,似乎有所依仗。

“哦?你好了不起哦。”我嘲笑道。

“我老爸会要你好看。笑,一会儿你哭都来不及。”花衬衫再次威胁道。

老子就是流氓,怕你个球!冲他比划了一个中指姆,由得他骂骂咧咧,浑作耳边风。黑T恤两人见我们不还口,以为我们怕了,也开始破口大骂,越发嚣张起来。

“哪个龟儿子再骂,老子就堵谁的嘴。”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瘦高个警察终于忍耐不住,回头厉声呵斥花衬衫三人。

突然被警察呵斥,花衬衫三人立马泄了底气,不敢再满嘴“喷屎”。

这个细节让我微微一喜,呃,貌似这些警察不是和花衬衫等人串通好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今天警察出警这么迅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暗自估算了一下,从出门动手到警察到来,绝对没有超过十分钟时间。除非……除非有人一见花衬衫三人找茬就马上打电话报警,否则警察绝对不会来得这么快。

“事情有蹊跷,看来警察不是和他们串通好的。”我在怒斩耳边悄声说道。

怒斩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我沉吟了一下,组织思路:“我们可能被耍了。除非他们一开始闹事就有人打电话报警,否则警察绝对不会来这么快。我刚才也以为是他们和警察串通好了来整我们,现在看来不象,这三个家伙纯粹就是有点家庭背景的愣头青。”

怒斩锁紧了眉头,若有所思地问道:“他们闹事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我想了想,缓缓说道:“借刀杀人。”

怒斩不再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